中文 | English
 
 
首页
学会简介
组织机构
学术交流
科普宣传
专业认证
期刊杂志
表彰奖励
科技咨询
会员服务
注册地质师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国内外科技进展
站内搜索: 

新闻中心 国内外科技进展 日期 :2011-08-04目录
“十一五”地质科技与地质找矿学术交流会系列报道之二十九——中国地质灾害防治现状与未来5年工作思路

1 / 5

【“十一五”地质科技与地质找矿学术交流会系列报道之二十九】

中国地质灾害防治现状与未来5年工作思路

——地质灾害研究分会

【编者按】“十一五”是我国地质行业各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决定》的五年,也是地质行业大发展的五年。

“十一五”期间正是我国历时12年“地质大调查”收官验收之年,12年来共完成1:25万、1:5万区调1040幅,1:100万海洋地质图2幅;完成160万km2多目标区域地球化学调查填图;1640个山地丘陵县市的地灾调查与区划填图,全国地下水资源第二轮评价等基础调查工作。特别是青藏高原1:25万区调工作的完成,宣告了我国陆域中比例尺区域的全面覆盖,使我国区域地质调查工作程度得到显著提高。

“十一五”期间,我国地质找矿取得重大突破。全国新发现固体矿产地近2500个,其中大型以上规模约450个,新增石油地质储量56亿吨、天然气3万亿方、新增煤炭资源储量3380亿吨、铁矿71亿吨。在资源开发强度不断加大的情况下,煤、铁、铜、铝、铅锌和金等大多数大宗重要矿产保有资源储量仍实现了较快增长,其中煤增长了26%,铜增长了19%,铝土矿21%,铁9%,铅23%,金33%。

“十一五”期间,我国地质科学研究也是硕果累累。地质行业获得国家三大奖共90项,其中:特等奖2项,一等奖3项,二等奖77项,发明奖8项;省部级奖约500项;在国内外发表论文约10万余篇,其中,在国外刊物发表约1万篇左右。在《Nature》和《Science》发表论文24篇,占中国本土科学家发表论文12.83%。有18人被增选为两院院士。上述成果有力的推动了地质学科的进展。学会网站将陆续摘登本次会议之精华,供广大会员和地质工作者参阅。(学会秘书处,2011.8.04)

一、中国地质灾害状况

地质灾害严重危害公民生命、财产和生存环境,严重威胁国家重大工程的建设与安全运营。我国地质灾害的活动强度、暴发规模、造成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等方面均居世界前列。据统计,1995年至2010年(2010年甘肃舟曲县城特大山洪泥石流灾难除外)的16年中,平均每年因突发性地质灾害死亡和失踪1101人(图1)。特别是2010年,全国因地质灾害造成2246人死亡、669人失踪、534人受伤,其中仅舟曲“8.8”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就造成1501人死亡、264人失踪。随着我国山地丘陵区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人口的不断增长,区域经济存量、人口密度、社会财富将大幅度增长,地质灾害风险程度和危害数量也将显著增加。

图1显示的总趋势是明显的。从2001年全国普遍推行群测群防工作体制和2003年开始实行全国地质灾害区域预警预报以来,虽然人类活动的范围和强度仍在发展,但全国突发性地质灾害造成人员死亡或失踪的总数量逐年呈下降趋势。

1998年,中国南北方(长江流域和松花江流域)比较普遍的大雨和洪灾以后,发生地质灾害的地质物质储备相对减少,可能是1999年出现低谷的一个原因。2006年多次超强台风暴雨登陆在我国广大地域引发群发型地质灾害,具有点多分散,单点灾害伤亡人数小,合计伤亡人数多的特点。

据分析对比,我国因地质灾害年均致死人数与全国人口总数之比约在1∶106量级,美国和加拿大的比率约为1∶107,日本近于1∶106。我国人口基数大,又处于基础工程建设的高速发展时期,因地质灾害造成的年平均致死人数约为美国的25倍。若按等量人口计算,两者的比例数仍高达5倍,说明我国地质环境的科学利用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防灾减灾工作的努力空间还是很大的。

据1999年以来的以县(市)为单元的地质灾害调查,全国除上海外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存在滑坡、崩塌、泥石流灾害,现已记录编目的泥石流、滑坡、崩塌灾害隐患点大约23万处,直接威胁人口达1359万人,受影响人口预计6795万人。其中,分布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江西、广西、广东、福建、陕西、湖南、山西、西藏、湖北、甘肃等省(自治区、直辖市)者约占全国总数的75%。

地面塌陷灾害包括岩溶塌陷和采空塌陷。岩溶塌陷灾害1万多处分布在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00多个县(市),塌陷坑总数达4.5万多个,中南、西南地区最多,约占总数的70%。全国有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现采空塌陷,面积超过1200km2,以黑龙江、山西、安徽和山东等省最为严重。另外,黄土分布地区局部出现湿陷性塌陷灾害。

地面沉降灾害主要发生在我国中东部平原和山间盆地内,主要涉及上海、天津、北京、沧州、西安、太原、阜阳、亳州及珠江三角洲和苏锡常地区。到2010年,全国有80多个城市存在地面沉降,其中存在灾害性地面沉降的城市50多个,沉降面积约5×104km2,累计地面沉降量超过200mm的地区已达到7.9×104km2。在长江三角洲和环渤海地区,地面沉降范围已从城市扩展到农村,形成区域性地面沉降区。沿海的特大城市如上海市近10年来大规模高强度的城市建设等工程活动,特别是超高层建筑的深基坑降排水活动成为中心城区地面沉降的重要影响因素。

地裂缝灾害主要分布在汾渭盆地、河北平原、大别山东北麓平原和长江三角洲中北部地区,形成4个地裂缝密集区,总数约2500多条。

二、“十一五”期间地质灾害防治状况

“十一五”期间,全国地质灾害防治“十一五”规划得到较好的贯彻执行,地质灾害调查勘察、监测预警、治理工程共投入资金27.2亿元。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不断加强,取得了明显的防灾减灾效果。

1.防灾减灾取得显著成效

“十一五”期间共发生地质灾害196258起。由于经济发展和人类工程活动加剧的影响,地质灾害发生起数比“十五”期间的99584起增加了97.1%,因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的加强,死亡失踪人口比“十五”期间的4332人只增加了29.5%(主要是舟曲山洪泥石流造成1765人死亡和失踪),直接经济损失比“十五”期间的212.1亿元下降了约14%。2006年以来,全国共成功避让地质灾害3200多起,避免了近20万人的伤亡。

2.地质灾害调查工作取得重要进展

“十一五”期间,国土资源部组织完成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地质灾害为主的区域环境地质调查评价工作。完成了山地丘陵区2020个县(市)的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工作,基本摸清了我国突发性地质灾害的发育分布规律,为“十二五”地质灾害防治规划部署打下了良好基础。

3.地质灾害监测网初步建立

在地质灾害调查基础上,在2020个县(市)初步建立了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工作体系,群测群防点达到10万多个。三峡库区滑坡崩塌专业监测网和上海、北京、天津的地面沉降专业监测网已初步建成并运行。长江三角洲和华北平原地面沉降专业监测网正在建设中。此外,在典型地区开展了突发性地质灾害专业监测预警试点示范工作。

4.地质灾害预报预警全面展开

从2003年起,国土资源部与中国气象局合作开展了国家级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图2)。目前,全国存在突发地质灾害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已开展了省级地质灾害气象预报预警工作,1055个县(市)开展了类似工作。2003年以来,地质灾害预报预警工作取得了明显的防灾成效,全国共成功预报各类地质灾害2700余起,为避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起到了积极作用。

5.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和应急预案体系得到健全和完善

按照国务院的要求,参照《国家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国土资源部组织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国土资源主管部门编制了省级地质灾害防治规划和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大部分地质灾害易发区的市、县也编制了相应的防治规划和应急预案。目前,初步形成了从国家到省、市、县的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体系。

6.地质灾害治理工作得到加强

“十一五”期间共实施了约500项滑坡泥石流等突发性地质灾害治理避让工程。上海市地面沉降防治管理特别是地下水开采和回灌管理得到持续加强,年平均地面沉降量逐年下降,全市年平均地面沉降量由2005年的8.4mm,减少到2009年的5.2mm。

7.地质灾害防治管理工作法制化得到加强

依据国家《地质灾害防治条例》和有关法规的要求,建立了地质灾害预报预警、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地质灾害防治工程勘查、设计、施工和监理资质管理、建设工程防灾“三同时”和矿山环境恢复保证金等制度;采取并实施了建立监测网络与预警信息系统、编制应急预案、制定年度防灾方案,开展群测群防等措施;确立并执行了汛期值班、险情巡查、灾情速报、应急处置等制度。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级政府也先后颁布了与地质灾害防治有关的地方性法规或规章。

总的认识是,地质灾害的态势是与国民经济发展规模密切相关的。地质灾害的发展趋势是可以减缓的,通过持续努力,可以实现因灾伤亡人数绝对减少,经济损失占国民经济总量或财税收入的比例相对减少,但今后10年受灾人口和经济损失的绝对量将仍然是增加的,这种趋势与地质环境急剧变化密切相关。

三、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

地质灾害应急响应是一种涉及因素多、技术含量高、时间要求紧、工作任务重和社会影响大的危机事件管理行为,也是一种跨阶段(覆盖地质灾害调查、监测、治理和管理等多个阶段)、高要求(反映最新减灾理念和科技水平)、大集成(多方面人员、信息和装备的整合与协调行动)、快反应(具有抢险救灾性质或称地质灾害防治的“120”和“119”)和求实效(体现为防灾减灾效果)的非常规防灾减灾行动。

1.应急响应对象

地质灾害应急响应的主要对象是崩塌、滑坡、泥石流和地面塌陷等具有突发性质者。重大地质灾害是指引起大量人员伤亡、严重经济损失或区域社会恐慌的岩土体移动事件,具体包括大型和特大型两类。

大型地质灾害的灾情参数是指一次死亡10人及以上或直接经济损失大于100万元;险情参数是威胁人员100人以上或直接威胁财产超过1000万元。

特大型地质灾害的灾情参数是指一次死亡30人及以上或直接经济损失大于1000万元;险情参数是威胁人员1000人以上或直接威胁财产超过10000万元。

2.应急响应类型与等级

地质灾害应急响应分为“险情应急”和“灾情应急”两种类型或二者的混合类型。产生威胁者称为“险情”,发生危害者称为“灾情”。

重大地质灾害险情应急响应简称“险情应急”,是指地质体的运动态势具有发展演化成为重大地质灾害事件,从而造成重大危害的可能性或危险性,为避免发展成灾而采取的紧急转移人员、财产和工程控制的一系列行动。“险情应急”的研究重点是可能危害范围的推演和快速有效的工程控制方案选定。

重大地质灾害灾情应急响应简称“灾情应急”,是指地质体的运动已经造成重大危害,并可能扩大或加剧这种危害的范围与程度,为搜救失踪或受伤人员、抢救财产、转移人员避免新的危害发生而采取的一系列紧急处置行动。“灾情应急”的研究重点是搜救或转移人员、监测预警和控制新的灾害隐患、灾害成因定性和选择评估安置场址的地质安全等。

特大型地质灾害定为Ⅰ级响应,大型地质灾害定为Ⅱ级响应。Ⅰ级为国家级应急响应,Ⅱ级为部(省)级应急响应。

3.应急响应组织体系

按照“统一领导,分工负责;分级管理,属地为主”的原则,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工作的组织体系与工作职责初步划分(图3)。

4.应急工作阶段

根据多年经验和现有认识水平,初步把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的技术支撑工作程序划分为8个阶段,即响应启动、调查评价、监测预警、会商定性、防控论证、决策指挥、实施检验和总结完善(图4)。

5.应急工作平台

应急平台是技术装备系统的核心内容,也是支撑日常备灾的基础,它包括一个基础平台(网络体系、远程视频会商系统和应急信息系统),一个应用系统(应急值守、决策支持、预案管理、资源调度、信息处理分析及发布系统)和上下左右互联互通体系。

6.技术路线与工作方法

按照概念设计思想,充分考虑基于定性分析的整体认识与判断,技术方法的适宜性与可靠性,整个工作突出系统性、整体性、可实现性、一定概化性、分层次性、分阶段性。在技术路线上整体架构,依据现有理论框架,整合集成成熟技术实现目标。重大滑坡灾害应急技术支撑具体包括地质环境信息获取、分析研判(地质模型建立、成因机理分析)、预测预警、模拟仿真、处置技术方案论证和风险评估与决策支持等6个步骤(图5)

四、未来5-10年我国地质灾害防治需求

我国地质灾害点多面广,地质灾害具有隐蔽性、突发性和破坏性,预报预警难度大,防范难度大,社会影响大。除了三峡库区和汶川地震区国家设置了地质灾害防治专项资金外,“十一五”期间全国面上地质灾害防治投资力度非常有限,造成历史欠账多,与安全国土和绿色家园建设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距离,防灾减灾工作总体上仍处于被动应对的阶段,未来5-10年的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仍然面临严峻形势。

我国特定的地质环境条件决定了地质灾害呈现长期高发态势,我国地形地貌起伏变化大,岩土与地质构造复杂,具有极易发生地质灾害的物质条件。

据预测,本世纪前期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致使我国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发生的频率、强度和区域分布变得更加复杂,中小尺度天气系统的暴雨不确定性因素加大,局地突发性强降水和台风等极端气候事件增多,地震均趋于活跃期,强降雨过程和地震引发地质灾害发生的概率加大,造成地质灾害的总体形势可能更加严重,未来5-10年仍是地质灾害的高发期。

山地丘陵区经济社会迅速发展,不合理的人类工程活动干扰破坏地质环境,难免导致或加剧地质灾害,使之呈不断上升趋势。

我国中、西部地区地质环境脆弱,“十二五”期间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对地质环境的影响仍然剧烈,劈山修路、切坡建房、造库蓄水等人为引发的滑坡、崩塌、泥石流地质灾害仍将保持增长趋势。东部地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现代都市圈逐渐形成,水资源供需矛盾加剧,由于过量开采地下水和油气,造成的地面沉降和地裂缝灾害仍将呈上升趋势。全国各地采矿挖掘形成了许多地质灾害隐患,采矿活动引发的地面塌陷、地裂缝灾害在矿区和矿业城市普遍存在。

我国地质灾害点多面广,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和国家级重大工程与城镇安全,防治任务十分繁重,许多灾害亟待治理。

我国已发现的近24万地质灾害隐患点分布在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西电东送工程、西气东输工程、山区铁路干线、“五纵七横”国家公路主干线工程区和400多个城镇、100余个大型工厂、几百座大型矿山和数千个村庄所在地,严重威胁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威胁国家重大工程的安全,需要治理的滑坡泥石流2.8 万处,其中特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1800多个。

通过多年努力,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但仍远不能满足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对减灾防灾的需求,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1)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仍然缺乏全面系统的基础调查资料,调查数据得不到及时更新。

(2)地质灾害监测体系薄弱,只有103个县(市)进行了监测预报预警系统建设试点,绝大部分地区仍主要局限于较低水平的群测群防,尚不能做到预警及时、反应迅速、转移快捷、避险有效。甘肃舟曲“8.8”山洪泥石流、四川绵竹“8.13”泥石流等特大灾害充分反映了加强基础防灾减灾体系建设的必要性。

(3)许多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亟待采取工程措施进行治理。

(4)我国地质灾害防治的经济基础薄弱,长期以来经费投入严重不足,历史欠账多,技术水平低。

(5)社会公众防灾减灾知识、意识需要普及提高。

(6)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管理队伍人员数量、水平远不能满足实际需求。

经济社会发展对防灾减灾提出了更高要求。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2010)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2011)明确提出了“加快建立地质灾害易发区调查评价体系、监测预警体系、防治体系、应急体系”的基本要求。这是贯彻落实“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最大限度地减少或避免群死群伤事件,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提高生态文明水平,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也是提高地质灾害多发区人民群众生存与生活质量的必然要求。

总之,在“十二五”期间,我国自然因素形成的地质灾害仍处于高发期,人为因素引发的地质灾害仍然是严重的,广大农村、城镇和重大工程仍将遭受地质灾害的严重威胁。因此,未来5-10年既是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防治工程和应急体系建设的战略机遇期,也是为地质环境脆弱地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支撑和保障的关键时期。

五、我国“十二五”期间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思路

1.工作目标

利用5年时间初步建立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相适应的地质灾害防治体系,基本解决防灾减灾体系薄弱环节的突出问题,显著增强防御地质灾害的能力,最大程度地避免和减轻地质灾害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实现同等致灾强度下因灾伤亡人数明显减少,年均因灾直接经济损失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逐步降低,地质灾害对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的影响显著减轻,为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经济和环境协调发展提供安全保障。

具体工作目标是,在“十二五”规划期内,在地质灾害易发区基本建成调查评价体系、监测预警体系、防治体系和应急体系,包括建成全国2004个县(市)的地质灾害调查评价与监测预警体系,完成4400个重点集镇的地质灾害勘查,地面塌陷灾害调查面积167×104km2,地面沉降地裂缝调查面积34.5×104km2,分别建立地质灾害数据库,开展地质灾害风险评价,提出地质灾害防治建议;建成泥石流专业监测站(点)665个、滑坡专业监测站(点)1973个和21.9万处滑坡泥石流群测群防体系,建设矿山塌陷监测预警区100处,岩溶塌陷监测预警区100处,完善长江三角洲、华北平原和汾渭盆地等重点地区的地面沉降地裂缝专业监测网;搬迁避让人口约162万人、约46.6万户;治理特大型泥石流灾害480条、特大型滑坡灾害1780处、岩溶塌陷灾害100处和地面沉降地裂缝防控工程100处;逐步建成适应公共管理需要的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体系;开展重大地质灾害成因机理、风险区划、防控方法和防灾减灾技术标准等支撑研究等。

2.工作任务

(1)开展地质灾害威胁区的全面调查,完成地质灾害重点防治区1:5万地质灾害调查、一般防治区地质灾害排查和重点集镇地质灾害勘查,建立全国地质灾害调查信息系统,进行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价和风险区划。具体工作包括以县(区、市)为单元进行地质灾害排查复核,对重点地区和受地质灾害威胁严重的村镇开展调查勘查,全面查清地质灾害威胁区和隐患点,基本查明隐患坡体的地形地质结构,评价其稳定性、危险性及风险性,预测灾害演变趋势,绘制地质灾害风险图。开展岩溶地面塌陷和地面沉降地裂缝灾害多发区的地质灾害调查评价。

(2)在地质灾害调查勘查与评价基础上,在突发性地质灾害分布的山地丘陵区以县(市、区)为单元建立专群结合的监测预警技术体系和管理体系,在缓变性地质灾害分布的平原区建立以专业体系为主的自然区域监测体系,并分别确定预警指标体系。具体工作包括提出地质灾害监测站网(包括雨量站、泥石流专业监测站、滑坡专业监测站、地面塌陷专业监测站和地面沉降地裂缝联测网络等);以县(市)为单元,以村镇为对象,建立国土资源、气象、水利等多部门联合的监测预警信息共享平台和短时临近预警应急联动机制,强化群测群防和专业监测体系。

(3)根据地质灾害调查勘查与评价结果,对重点村镇提出就地规划建设或异地搬迁避让新址方案建议。对危害程度高、治理难度大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威胁的162万人实施搬迁。圈定威胁人口较多、搬迁避让费用小于工程治理投资的地质灾害隐患点,合理确定搬迁避让方案。对直接威胁城镇、集中居民点或重要设施安全,且难以实施搬迁避让的重大地质灾害点实施工程治理。实施直接威胁城镇、集中居民点或重要设施安全,可能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重大损失的重点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合理确定工程治理规模、标准和方案。

(4)建立和完善地质灾害应急响应体系,提升突发地质灾害应急响应支撑能力。提出地质灾害防治区年度排查要求;完善和充实县级以下基层防灾减灾体系。指导地方建立防灾责任制和防灾预案,开展地质灾害防治知识宣传培训和演练,将地质灾害防治知识技能纳入国民教育体系。

(5)开展地质灾害防治科学技术支撑研究,重点对孕育地质灾害的地质环境模式、灾害成因机理、不同区域引发因素的临界阀值开展调查评价研究,对地质灾害风险评价理论方法和监测预警技术方法进行研发,完善相关标准体系,提升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应急处置和综合防治能力。

(6)对长江三峡水库区、汶川地震灾区、玉树地震灾区和甘肃舟曲县城区等国家专项规划未能覆盖的新生地质灾害进行防治。

3.防治工程体系

地质灾害防治工程体系是规划建设的核心内容,主要包括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避让搬迁与治理、应急体  系建设和科学技术研究支撑等。

(1)调查评价体系

实施地质灾害调查评价工程是为了建设地质灾害调查评价体系,基本目的是查清地质灾害发生的地质环境条件、评价其危险性,进行地质灾害风险区划,确定重大地质灾害隐患点,为合理开发利用地质环境,实施地质灾害监测预警和防治工程提供依据,为省级和国家层面决策管理提供支持。

(2)监测预警体系

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包括技术和行政两个方面,是防灾减灾成效突出的重要手段。一个运行良好的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能够在地质环境条件发生变化时及时捕捉前兆信息,针对不同对象及时发出防灾减灾警示信息,为地质灾害避险决策或应急处置提供依据。

(3)搬迁与治理工程体系

根据地质灾害调查监测结果,对确认危险性大、危害严重的地质灾害隐患点采取搬迁避让或工程治理措施,彻底消除地质灾害隐患。在条件具备时,治理工程可以和灾后重建土地整理或地质环境合理利用结合考虑,以实现防灾减灾与土地资源再开发的双重目的。

(4)应急体系

坚持以重大突发地质灾害应急管理需求为导向,以地质灾害应急处置为核心,立足于现有科学技术资源集成整合,坚持自主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相结合,经过持续努力,逐步建成适应公共管理需要的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技术机构、信息网络系统平台、技术装备体系和应用技术系统,为国家层面科学、高效、有序地做好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提供技术支撑与服务,逐步提高我国应急防灾减灾的水平。建设任务包括应急技术机构、信息网络系统平台、技术装备和应用技术系统等方面。

(5)科学技术支撑体系

通过对崩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塌陷、地面沉降与地裂缝等地质灾害的成因机理、风险区划和防控技术方法研究,全面提升我国地质灾害调查评价、监测预警、防控工程技术与应急处置水平,使我国地质灾害防治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具体研究包括地质灾害调查评价与风险区划方法、地质灾害监测预警体系研究、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处置技术研究、地质灾害防治工程组合技术方法研究、地质灾害防治工程技术标准体系研究、地面塌陷成生机理与防控对策研究、地面沉降地裂缝成生机理与防控对策研究和地质灾害防灾减灾公共管理研究等方面。

六、结语

今后5-10年我国地质灾害频发态势仍将持续,工程建设与运营和采矿积淀的环境地质隐患仍将不断出现,地质灾害防治工作本身存在调查制度不健全,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网络尚未形成,防治工程经费投入不足、不规范和科学技术支撑粗放等问题。

可以预见,我国地质环境利用的无序性与有组织的地质灾害减轻行动之交叉与矛盾,即战略层面的被动和战术意义上的主动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期,需要科学技术界在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领域做到三个更加:

(1)更加主动地为人居环境的地质安全服务;

(2)更加主动地为国家重大工程规划、建设与安全运营提供地质服务;

(3)更加主动地为提高社会防灾减灾意识,推动各级政府建立合理利用地质环境的管理体制,完善工作机制,为和谐社会的建设与发展服务。

在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基础工程大规模建设的相当长时期内,减轻地质灾害的基本对策是,树立持续利用地质环境的科学观,从人类与地质环境和谐共存的愿望出发,变单纯地保护地质环境和被动地防治地质灾害为持续利用地质环境和主动进行地质灾害防治风险管理。把规范人类自身的行为融入到顺应与改造自然过程之中,从而避免出现地质环境的不可持续利用现象和减轻地质灾害。奉行“以人为本,持续开发利用地质环境”的理念,倡导建立政府、科技界、工程企业界与公众社会“四位一体”的减灾战略“伙伴”关系,形成多方协作的联动机制,而科技界将是促进这种协作的重要桥梁与纽带。

参考文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2]《地质灾害防治条例》,中国国务院,2003.11.

[3]《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中国国务院,2005.5.

[4]《国家突发地质灾害应急预案》,中国国务院,2005.5.

[5]《国家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中国国务院,2005.5.

[6]《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2007.8.

[7] 刘传正,王恭先,崔鹏,地质灾害防治研究现状与展望[M].地质学学科发展报告,123-138,2009,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8]刘传正.2009,重大地质灾害防治理论与实践,北京:科学出版社

[9]刘传正,王洪德,涂鹏飞等. 长江三峡链子崖危岩体防治工程效果研究.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06,25(11):2171-2179.

[10]殷坤龙. 滑坡灾害预测预报,2004,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

[11] 温刚,严中伟,叶笃正. 1997,全球环境变化—我国未来(20—50年)生存环境变化趋势的预测及研究,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12]王恭先,徐峻龄,刘光代. 2006,滑坡学与滑坡防治技术,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

[13]谢谟文,蔡美峰. 信息边坡工程学的理论与实践,2005,北京:科学出版社.

[14]陈祖煜,汪小刚,杨健等. 岩质边坡稳定分析—原理﹒方法﹒程序,2005,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15]黄润秋. 20世纪以来中国的大型滑坡及其发生机制.岩石力学与工程学报,2006,26(3):433-454

[16] 刘传正 陈红旗 韩冰 陈辉,重大地质灾害应急响应技术支撑体系研究.地质通报,2010,29(1):147-156.

[17] 刘传正. 重庆武隆鸡尾山危岩体形成与崩塌成因分析.工程地质学报,2010,18(3):297-304.

[18] 刘传正,苗天宝,陈红旗,等.甘肃舟曲2010年8月8日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的基本特征及成因.地质通报,2011,30(1):141-150.

[19] Thomas Glade,Malcolm Anderson, Michael J.Crozier. Landslide hazard and risk. John Wiley & Sons, Ltd. 2005.

[20] U.S. Geological Survey, National Landslide Hazards Mitigation Strategy——A Framework for Loss Reduction, Open-file report 00-450,2000.

(执笔人:刘传正,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


新闻中心
 
党建工作
世界地球日
找矿突破
工作动态
分支机构动态
省级学会动态
国内外学术交流
国内外科技进展
表彰奖励与人才培养
重要新闻
学会动态
媒体聚焦
通知公告
新闻专题
视频播报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通讯地址 : 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6号中国地质学会
邮政编码 : 100037
联系电话 : 010-68999020 010-68999018(秘书处)
010-68312410(期刊处)
电子邮箱 : dizhixuehui@sina.com
传    真 : 010-68995305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c) 1922-2014 geosociety.org.cn(Beijing).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阜外百万庄大街26号中国地质学会 邮编:100037 电话:010-68999021 传真:010-68995305
京ICP备05032737号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专家在线咨询